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今天是 ,宜春网欢迎你回家
您的当前位置:宜春新闻网 > 宜春新闻 > 正文

拉美“福利赶超”的原因及教训

来源:张盈华/中国社会科学院社 编辑:宜春新闻网 时间:2018-08-20
福利具有刚性,除非政府有强硬手段,否则很难对过高的福利实行根本性削减。2017年4月末,巴西政府拟延长退休年龄并降低养老金,结果引发20年来首次全国性罢工。图为当地时间2017年4月28日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的罢工场景。东方IC 资料图
“福利赶超”被当作“拉美化”的众多标签之一,已经引起国内学者关注。很多学者认为这是导致拉美陷人“中等收人陷阱”的重要因素,并将其归咎于“民众主义”。中国也面临福利待遇刚性、受益群体固化、财政负担加重等问题,社保制度改革进人深水区,需要更加清醒和深刻地认清福利制度改革之路。本文将对拉美“福利赶超”进行数量验证和质量分析。
一、拉美的“福利赶超”:数量和质量的考察
对一国福利发展水平的评价,往往是从政府的社会支出水平出发。所谓政府的社会支出,也即公共社会支出(以下简称社会支出),包括政府在社会保障(社会保险和社会救助)、教育、医疗卫生和住房四大类的支出。按照福利制度建立的早晚、覆盖面的宽窄、待遇水平的高低、社会支出规模的大小,拉美国家可分为三组(见表1)。在30多个拉美国家中,阿根廷、巴西、智利、哥斯达黎加和乌拉圭始终处于社会支出水平最高的群组,算得上是拉美地区“老牌”的福利社会。
表1:拉美国家社会支出不同规模(2010至2014年)。资料来源:ECLAC, 2016. Social Panorama of Latin America 2015. p.155, Table N. 5
在以往的研究中,学者们将拉美的“福利赶超”定义为过度的就业保护和过高的社会支出,并分别采用公共社会支出占GDP的比重、社会支出占公共支出的比重、生产性投人占公共支出的比重和/或财政赤字等指标来测度并与东亚国家进行横向对比。这些研究得出的结论表明,自上世纪90年代起,拉美社会支出占GDP的比重不断上升,与亚洲平均水平的差距也越来越大,由此证实拉美存在着“福利赶超现象”。
实际上,将拉美社会支出与具有“富人俱乐部”之称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(以下简称“OECD”)国家进行比较,会更有研究意义,原因在于:
一是老牌的福利国家基本上都是OECD成员国,也是拉美国家争相效仿的目标,自上世纪20年代起,智利、乌拉圭和阿根廷正是效仿这些国家开始建立福利制度的。二是拉美与大多数OECD成员国的渊源比世界其他地区都紧密。这表现为,在文化上,与其主要宗主国西班牙和葡萄牙具有同根性;在宗教上,天主教对拉美人的价值观念和意识形态有着类似的影响。三是拉美许多国家的公共社会支出占GDP的比重接近甚至超过老牌福利国家,但其社会不平等程度远高于后者,对比更加鲜明,可以帮助我们从质和量两方面认识拉美的“福利赶超”问题。
精选图集

宜春新闻网_宜春论坛_宜春赣西明月山信息在线网 - M795 ┊ 本站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或图片涉及版权问题_请速与我们联系

Copyright © 2018 m795.com. 宜春新闻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40867号-1

Top